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大卫·林奇访谈录》:《橡皮头》序幕中那个“行星里的人”

★《橡皮头》的序幕中那个“行星里的人”作何解释?他显然很重要。那一部分是如何跟亨利的故事以及影片的其他部分相联系的?
☆哦,有联系。我一定得告诉你,大有关系。“序幕”就是放在最前面的部分,对吧?它确确实实就是这么回事。那个部分摆什么东西至关重要。但又没人认真地写过前面那部分的戏。那个加拿大人,乔治·哥德温,关于这个题目写了些东西。他曾找我谈过并采访过杰克·南斯,写过相关的文章。我不会直接公开我的原意,不过我回答了他的一些问题。那些特定的事物以那样的顺序发生,这本身就是整部影片的钥匙。还有,呃……就这些了。

★哪些是……?
☆它们就摆在那儿,就这么回事。(大笑。)

★众多对《橡皮头》不同角度的解读都不可避免地归结到
☆弗洛伊德的领域,因为有那么多明显的可以跟心理学联系在一起的东西,是的。

★如果人们抱着正统的观念来看你的影片你会很烦吗?不管什么种类的正统观念?你给人的印象是对任何对你的作品的单一论断都很抵触—特别是出自你本人的!
☆不。你看,实际情况是,我喜欢这样一种观念,同一件事物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意义。一切事物都是这样。就像辛普森案,每个人听到的是同样的话,看到的是同样的面孔、同样的表情、同样的愤怒或困惑或证据,但他们自己脑子里对这个案件的判决却是截然不同的。即使是面对一部标准的填鸭式的影片,大家的看法也是不一样的。事情就是这样。

更不用说,还有那种你看过一遍,然后过10年再看一遍又会得到更多东西的影片或是书了。那部作品还是原样,是你变了。突然之间,它对你来说仿佛更有意义了,这其实都取决于你当时和现在所处的不同的环境。我喜欢那些中间隐藏着内核的事物。它们一定是抽象的。而且它们越是具体,我上面所说的那种情况就越少发生的可能。创造者必须在某种程度上能感觉到知道那个内核并忠于它。每一个决定都是由那个具体的人认真做出的,如果他判断正确手法也无误的话,他创造出来的那个作品对他本人来说就是完美自足的了他就会觉得它是诚实的,是对的。然后那部作品放映了,从那以后你就再也无力改变它哪怕一丁点了。你可以谈论它努力想为它辩护或做这做那。但都不会起任何作用。大家仍然会恨它。他们就是恨它。对他们一点都不会起作用。这时你已经失去他们。你不会再把他们争取过来了。也许20年以后他们会说,“我的天哪!我当时错了。”或者也许,20年后,那些起初热爱它的人会转过来恨它。谁知道呢?你对此点办法都没有。

某些特别的东西对我而言就是魅力无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特别的东西对我而言就是意味无穷,很难解释得清。我是感觉到《橡皮头》的,并不是有意想出来的。那是个平静的过程:从我的内心转移到银幕上。我会拿摄像机对着某种东西,控制好某种节奏,加上到位的音效,然后我就能说拍出来的东西到底灵不灵了。我们现在就点到为止吧,要认真说起来话可长了。然而在好莱坞,如果你不能确切地把你的想法写下来,或者如果你不能一锤定音,或者如果它们本身太抽象,没法被一锤定音,那它们就没机会幸存了。那种抽象的东西对一部影片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极少有人能有机会真的通过影片把一切都表达出来。创造的过程就是自我延伸的过程,在整个过程中你始终像在踩高跷。那个过程就是个冒险的过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大卫·林奇访谈录》:《橡皮头》序幕中那个“行星里的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