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大卫·林奇访谈录》:为《橡皮头》做了很多的排练

★现在他已经去世了,他最被人铭记的角色就是他饰演的亨利。他因为这部影片得到了偶像般的风靡一时的地位
☆我把杰克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来看待。从《橡皮头》开始,我们在25年的时间内一起合作了6部影片
还有电视剧集《双峰镇》。杰克是一位演员中的无名英雄。我会永远怀念他那种冷嘲的、荒诞主义的机智,他的那些故事和他的友情。我也会怀念所有本该由他来饰演的那些角色。
你跟杰克一起为《橡皮头》做了很多的排练,是不是?片子的细枝末节都经过周到的考虑。
是的。只要一有时间我们就会在一块排练—就我跟杰克在那间屋子里—直到排出满意的结果。那些排练真的是花了非常非常多的时间。这不但对片子本身非常重要,杰克本人也热爱细节。于是,我们当时差不多将动作分解到四分之一英寸的程度。真是有点疯狂。

双峰:与火同行 Twin Peaks: Fire Walk with Me

★就像是动画?
☆没错,几乎就像那样。每一件细小的事都会精心考虑。也许只不过是从屋角走过来,经过梳妆台,来到这里。那不过是走几步路的过程,但当享利走过的时候他脑子里可能会有百万种不同的想法。我们当时有很多很小的白炽灯,只能照亮一小块空间。于是赫伯花了很多时间来设计照明。赫伯·考德威尔跟弗雷德·埃尔姆斯都是要求极严的人,最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的节奏,在一部影片开拍了一两年后!拍摄工作放慢到一晚上只拍一两个镜头。一个重要的镜头绝对要拍整整一晚上。

当摄影机在运转的时候,你才真正领会到应该怎么拍。

就因为摄影机在不断地拍,大家才会对这一工作心怀崇敬—那是一种,简直是像宗教一样虔诚的事业—每个人都非常敬业、都一语不发,每个人各就各位、各尽所能,那是你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物与神游的境界。

橡皮头 Eraserhead

★那不是会给正式开拍第一组镜头增加很多的压力吗?
☆没错,是这样的。在你拍第一组镜头的时候,有一百万个不同的想法在冲着你尖叫。那真是很奇怪的,不过你一旦看清了什么,演员们就有可能体会到其中的真相。因为在那刻,所有的人都身处同一情境下,都感觉到同一种东西。那是真的。有时候还会很快就发生。如果有什么东西感觉有点不对,就会变得非常明显。在排练的时候真的很静—只有5个人一起合作—真的效果卓著,我们几乎能深入到亚原子那样细的层次,这就是我最爱的工作状态。

★在你们一起看工作样片时,你们几个主创人员会经常讨
论哪些做到了而哪些感觉不对头吗?
☆是的。按照赫伯的说法就是,“在你看工作样片时,不应该感到意外。”尤其是在你已经反复做过试验,在你的摄像机还在开动时。洗印公司已经做出了你想要的样子。他们如此这般地冲洗,又如此这样地洗印。确实没什么意外了。绝大部分情况下不会有意外了。不过就像我跟你说过的,我们也有过几次重拍的情况,那可真是麻烦透顶,因为第一次时我们花了那么长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最后摆平。而且如果是黑白片,如果你想看清楚效果,你就得把它照亮。而在这部片子里又有那么多黑暗的东西。色彩会自动地彼此分离开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大卫·林奇访谈录》:为《橡皮头》做了很多的排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