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戈达尔传记》:电影狂人联谊

电影狂人联谊”( Le Cercle des cinemanes)

他发现“劳动与文化”俱乐部与他的俱乐部在同一时间搞活动,于是就找上门去,试图说服巴赞改一改“劳动与文化”俱乐部的时间安排。两人的这次会面具有重要意义一巴赞被这个年轻而又命运坎坷的影迷所打动决定收留并且照顾他。后来在“劳动与文化”俱乐部特吕弗还认识了克里斯·马克(ChrisMarker),这个人在1951年7月差不多改写了法国电影的历史。克里斯·马克当时正行走在巴黎知识分子的活动中心—圣日尔曼德普菜广场(MagotsSaint-GermaindesPres)的德玛戈咖啡馆(Lesdeux)附近,正巧撞见了特吕弗。马克是一个真正的“波希米亚”式人物,他从不对别人的衣着说三道四。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了特吕弗脚上没穿袜子。于是他问特吕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特吕弗说,他刚从军队里逃了出来,正打算到法国南部去找让·热内,此前曾给他写了信。“那么安德烈这边呢?马克问。特吕弗承认说他不敢跟巴赞联系,当天晚上他就要乘火车到南部去。马克让他第二天早上再走,并说之前他会与巴赞联系。巴赞得知这件事后,“尽管安德烈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开始满嘴诅咒上帝,他告诉我马上让弗朗索瓦跟他联系”。马克第二天早上见到了特吕弗,后来又经过一系列的曲折,巴赞在军事监狱里四处查找这个年轻人的下落,最终他们重新得以团聚。5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特吕弗与巴赞住在一起。(T126-128)

两年前的比亚里茨电影节把特吕弗与来自拉丁区的年轻朋友们连在了一起。他们中有罗默、里韦特、戈达尔、比奇和夏布罗尔。戈达尔曾在为特吕弗书信集所写的序言中提到一段难忘的经历:有一次他与特吕弗路过他教母家,两人偷了她的钱去看电影。这件事一定发生在比亚里茨电影节后的那个秋天。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了一个亲密团体,经常在一起畅谈分享对电影的热爱和激情。

《电影手册》诞生的条件当时也迅速地成熟了。从一开始巴赞就差不多持有这样一种立场,认为有必要为那些痴迷电影的人创办一本专门的杂志。二战一结束,让一乔治·奥瑞尔(Jean-Georgesauriol)就说服伽里玛出版社创办了一本刊物《电影杂志》。这本杂志的很多主题和立场都来自于奥瑞尔在20年代创办的一本同名杂志。当时奥瑞尔还十分年轻。《电影杂志》曾发表过巴赞和罗默的文章,戈达尔说他也曾向这本杂志的影评专栏投过稿,不过没有被采用。(G:9)为他联系投稿的人叫雅克·多尼奥尔一瓦尔克洛兹(Jacquesdoniol-valcroze),是奥瑞尔的得力助手。此人的母亲与奥迪勒·戈达尔是老朋友。伽里玛于1948年将《电影杂志》停刊,此后多尼奥尔一瓦尔克洛兹一直试图重新找到一位资助人来创办新的杂志。不得不提起的是,《电影杂志》停刊的时候,罗默还在努力支撑着他的《电影公报》。当然它的规模要比前者小得多,而且后来也难以为继了。这时他们感到急需一个严肃探讨电影话题的论坛。

1950年夏《电影手册》诞生的政治和学术条件终于具备了。当时巴赞在《精神》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苏联电影中的斯大林神话》( The Mythf stalin in Soviet cinema)的长篇评论。巴赞并不认为当代苏联电影继承了早年革命时期的伟大传统。爱森斯坦和普多夫金的主要作品都表现了小人物身陷革命洪流之中的主题,而战后的苏联电影表现的却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斯大林如何掌控历史进程。巴赞觉得这简直如同神话故事

而这个神话在实实在在的票房收入上甚至比不上像《人猿泰山》(Tarzan)那样的好莱坞传奇。对自己的文章将会导致的后果,巴赞应该不会感到吃惊。把斯大林拿来和人猿泰山作比较是极其严重的、不可饶恕的“渎圣”行为。他受到共产党控制的媒体的强烈谴责,他与“劳动与文化”俱乐部的联系也几乎断绝。

由于巴赞曾经拒绝回到正规的国家教育系统工作,他现在已经与共产党左派断绝了来往。然而他和多尼奥尔一瓦尔克洛兹下定决心要办一本新的杂志。有意思的是,他们没能说服知识界最有声望的出版者伽里玛和塞伊出版社(Leseuil)来支持这项事业。最终巴黎一家电影院的老板答应资助他们,这位老板的儿子曾经参加过一个叫“摄影机”的电影俱乐部。《电影手册》这才开始起步。需要强调的是,《电影手册》无论从经济支持还是从学术基础上来说都远离了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知识圈。多尼奥尔一瓦尔克洛玆和巴赞都是左派人土,然而他们赋予电影一种特质,使它既不被主流文学、文化所承认,也不被反美的左派分子所接纳。《电影手册》因此被看做是既排斥民族主义文化、又不接受共产党左派文化。这就是50年代的《电影手册》,它见证了一代奠基人的左派思想被土耳其式年轻改革派的右派思想所替代的过程。在特吕弗的带领下,他们为美国电影(尤其是希区柯克和霍克斯的电影)和“导演中心论”(Politiquedesauteurs)辩护,把基调稳稳地定在了右派一边。

无疑它为美国电影贏得了胜利,也促使人们接受了导演(作者)的地位,然而用“右派”来归纳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过分简单化。

尽管特吕弗一向在右派立场上徘徊,但不可忽视的事实是,他拒绝真正接受右派立场,也不承认《电影手册》属于右派。不过下这样的结论是没能把握《电影手册》的真正意义,也没能体现人们寄予它的“救世”般的厚望。我们要把它放到冷战时期那种极少有选择余地的背景下。多尼奥尔一瓦尔克洛兹是最都市化、最爱讥言诮语的一个人。他在日记里写道,在筹办这本杂志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已逝的老朋友奥瑞尔(1950年死于车祸)在他身上复活了。(CI:51)这种感觉正体现了当时这项任务在他和巴赞的心目中是多么重大。他们从事的是20世纪最受欢迎、最伟大的艺术,他们将通过培养人们的品味来使这门艺术得到提升。这本身就具有政治意义。这一点对于19岁的评论家戈达尔来说是十分清楚的。

链接:《戈达尔:七十岁艺术家的肖像》

《戈达尔:七十岁艺术家的肖像》 前言

《戈达尔传记》(1) 莫诺家族与戈达尔家族

《戈达尔传记》:家族历史(1)

《戈达尔传记》:家族历史(3)

《戈达尔传记》:童年时代(1)

《戈达尔传记》:童年时代(2)

《戈达尔传记》:安德烈·巴赞

《戈达尔传记》:《电影公报》

《戈达尔传记》:戈达尔与电影院

《戈达尔传记》:享利·朗格卢瓦

《戈达尔传记》:巴黎与电影(2)

《戈达尔传记》:巴黎与电影(1)

《戈达尔传记》:脱离家庭:1950-1954

《戈达尔传记》:害群之马(2)

《戈达尔传记》:害群之马(1)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戈达尔传记》:电影狂人联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