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B站之后,这个春天还有一批新视频玩家的IPO狂飙

原创 2018-04-05 铁皮小鼓 影艺独舌


号脉影像经络,洞察文娱风潮



近日,央视一则关于“低龄孕妈炒作炫耀”的网络视频乱象调查,把快手和火山这两个短视频平台,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这则尺度颇大的新闻中,让人震惊的不仅仅是某些视频播主让人匪夷所思的价值观。更让人捏一把汗的,是央媒对短视频平台的再次“开炮”。新闻里明确指出“人为因素”:


“一个粉丝只有1000多的00后播主,只要她讲述怀孕四个月却不敢告诉父母的故事,视频就会登上官方热门,被播放几万甚至几十万次。”


换句话说,官方热门为了吸引流量,可能特别推送了此类信息,或者至少在审核算法上放了水。


继“假货推广视频”事件后,这已经是以短视频、直播平台为代表的新视频公司,在本月遭遇的第二轮打击。


在这些看似监管问题的表象下,其实是这些公司在日活、用户数和视频量揽收上的“疯狂”。数字是为资本讲故事的工具,这种“疯狂”也正反应了这些新视频平台对资本市场的如饥似渴。


就像有些劵商人士所指出的那样,2018年将是新视频玩家尤其是直播平台的收割期。



目前,除了已经美股上市的B站,直播平台映客、斗鱼、虎牙都发布了明确的IPO消息。短视频独角兽“快手”上市的“传言”则从去年年末就开始流传。


今年年初开始,这些新视频平台对消费者时间的抢占,已经让影视行业很是警觉。


如今,伴随着这轮IPO热潮,新视频公司未来格局如何?是进一步强势争夺“眼球”,还是会在套现后鸣金收兵,抑或进入行业整改、变现探索的瓶颈期?我们不妨一个个看来。


 二次元“独角兽”B站:惊人的社区黏性,狭窄的变现路径 


最近在谈到B站上市的文章中,有一个词高频出现,就是“佛系创业者”。这是B站CEO陈睿对自己定位。


确实,B站从创立到运营,始终都存在很强的滞后性。建站,是为了A站(AcFun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打不开时,有个备用活动区,运营更是取决于用户搬运聚集的内容,然后再分区。



更明确地说,这个凭借弹幕、UGC内容起家,以二次元文化为凝聚力的网站从来不致力于提供最便捷、流畅的用户体验。


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参与度、社交性极高的用户。


用陈睿自己的话来总结就是:以互联网为获取内容的主要方式;以互联网为教育、娱乐、消费的主要场景;以互联网为自我表达和沟通的主要方式;有一个自己明确或者喜欢的兴趣爱好的用户。


由于B站上超过半数的内容来自于用户自发的搬运、原创,这让B站的用户兼具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双重身份。


这个特征一方面赋予了B站令人羡慕的社区黏度——根据B站招股书显示,其用户日使用时长为76.3分钟,会员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超过79%。


但另一方面也给B站带来了变现难题。长久以来,B站官方并不是内容提供主力,只起到 “基础设施”服务的作用。会员在这里,形成了资源交换的概念,所以传统视频网站的广告、大会员制在B站用户上开展的并不顺利,甚至一度遭到了抵制。



从招股书上看,目前B站80%以上的营收来自于游戏业务。


针对B站用户游戏玩家多的特点,为用户提供动画、漫画主题的游戏成为B站变现的切入点。2017年B站游戏业务收入为近20.59亿元,带动B站收入较上年增长372%,成为将B站推上纳斯达克的功臣。


不过,单一的变现模式显然增大了B站的商业运营风险,也可能对B站的美股表现造成影响。(4月3日收盘价11.00美元,略低于发行价11.50美元)



尽管刚刚美股上市,陈睿似乎已经盯上了回A股的发展方向:“Bilibili的用户90%多都在中国大陆,你的用户在哪里,最好选择在哪里上市,因为用户是你最好的群众基础。”


互联网企业回A股,最难跨过的一关是“盈利”。相比“优爱腾”每年数十亿的亏损,陈睿显然对2017年仅亏损1.01亿(总营收为24.68亿)的B站充满信心。


“千播大战”后,幸存直播平台集中“套现”


3月的尾巴上,“老牌”直播平台映客紧随B站的脚步,向港股递交了IPO文件。


去年年末,映客与宣亚国际的并购交易终止,曲线A股上市的计划失败。



仅仅过去了三个月,映客又急迫地开始了港股IPO的冲刺,这也正式拉开了它与虎牙、斗鱼“直播平台第一股”的争夺战。


尽管在上市的速度上,映客占了先机。但在未来发展上,更多人认为映客的IPO是投资人套现离场,产品勉强“续命”的权宜之计。


它的窘境也正是整个直播行业的缩影。


从招股书上就可以看出,作为在直播行业坚持了三年的老兵,直播“风口”的过去对映客造成了致命性的打击。


事实上,映客的平均日活从进入2017年就开始走下坡路。如今,日活不及百万的映客,已经退出了综合娱乐直播平台的第一梯队。与之相随的是用户增长率的持续放缓、月均付费人数的下降和主播的大量流失。


2017年,直播业务占映客总营收的99.4%,在用户和主播双重离场的情况下,未来营收情况出现断崖式下跌并非不可能。


相对来说,专注游戏直播的斗鱼和虎牙的前景可能更明朗一些。



比起映客一类综合娱乐直播平台,斗鱼和虎牙受快手、抖音和火山小视频一类短视频平台的影响要小的多。


因此,腾讯也选择从这两个平台入手,对直播行业进行高调收割。


3月初,腾讯打出一套组合拳,高调宣布69亿元投资斗鱼和虎牙,两大直播平台分别获得6.3亿美元、4.62亿美元的投资。对于原本便属于腾讯系的斗鱼,腾讯的这次豪掷,自然是一件好事:既成功压制住了了虎牙的估值,同时又为斗鱼争取了宽裕的上市环境。


目前,这两大直播平台的上市计划相继披露。融资后,腾讯占股50.1%的虎牙已经向美股秘密递交IPO文件,最早将于今年第二季度完成上市。斗鱼则选择在落实“同股不同权结构”政策后的香港交易所上市,预计将在今年完成IPO。


这么看去,无论“直播平台第一股”的帽子被哪家抢走,腾讯都会是最大的赢家。 


尘归尘,土归土。这轮IPO过后,直播风口也将正式落下帷幕。回想2016年的“千播大战”,剩下的终究还是巨头资本。


“快手”:流量“大跃进”,“掘金点”难寻


直播之后,下一场激战很显然将在短视频领域展开。


今年年初,快手已经和“头条系”的抖音、火山小视频有过一轮短兵相接。


在这一役中,投入了巨大资金的“头条系”产品应用渗透率大增。虽然快手依然以25.8%的比例领先,但“头条系”的三款产品相加也已经形成了37.9%的占有率,并且扶植出了能与快手形成对台之势的竞品“抖音”。


面对追兵,快手选择的还是2017年以来一直采用的打法——流量“大跃进”。


2017年3月,在腾讯领投下快手拿到了3.5亿美元的C轮融资。此后一年,快手的数据迅速增长:注册用户从4亿翻到7亿,日活也从3000万起开始跃升。


在这个飞速增长的过程中,快手屡次因内容“打擦边球”陷入负面新闻,约谈数次却仍无本质改进,根本原因在于对流量的饥渴。在没有值得公开发布的财务数字、没有行之有效的变现途径之前,流量是唯一一根能让它上市“续命”的撬棍。



今年1月,快手完成了10亿美金的E轮融资,估值也随之蹿升到了180亿美元。不过,据报道,快手仅仅在这个春节,就已经在品牌营销上花去了10多亿元。


下一步,不难预测,将是快手跑步进入港股上市的加速期。


和爱奇艺的处境类似,这也是快手和“头条系”产品竞争中,最切合实际的选择。既然没有“抖音”那样有估值500亿美金的靠山,就必须引来资金活水,像快手小游戏这样的变现路径毕竟解不了“急渴”。


短视频市场,赛道还很宽,路也还很长。


【文/铁皮小鼓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艺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B站之后,这个春天还有一批新视频玩家的IPO狂飙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