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寻找故乡与自己

◎小草

费里尼有一次在回答某位影评家的问题时说:“透过电影,人们似乎对导演的一切了如指掌。你会问导演什么问题呢?

如果我觉得他友善,顶多会问他:你好吗?””而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Theo Angelopoulos)似乎正是这么一个导演,他的作品总抱着神秘与诗意,似乎再多的解释都显得多余与平庸

安哲罗普洛斯的生命之旅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于1935年4月17日生于雅典,曾在雅典大学攻读法律。看了戈达尔的《筋疲力尽》后,决定去法国学电影。后来他将此事告诉戈达尔,戈达尔很高兴。他在巴黎就读于著名的电影高等教育学院(DHEC),经常出入巴黎朗格罗影片资料馆饱赏名片,自称“影片资料馆里的耗子”。不久因与一教授争执被开除。著名纪录片导演让·鲁什将其留用于人类学博物馆。

安哲罗普洛斯受茂瑙、沟口健二、安东尼奥尼、德莱叶影响很深,自述看完德莱叶的《诺言》“兴奋了3天,好像病了一场,但很幸福。恰似第一次听维瓦尔蒂的双“曼陀铃协奏曲”。他感慨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事情。安哲罗普洛斯并不是一位多产的导演,从1970年拍摄第一部剧情长片《重建》( Reconstruction)开始至今,他总共执导过10部电影,尽管他的电影得过不少国际影展上的奖项,但对安哲罗普洛斯这个名字有所认识的人始终不多,欧洲与美国也很少发行他的电影,而在美国本土直到1995年的《尤里西斯生命之旅》( Ulysse’s Gaze)才得到正式发行。除此之外,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题材及其拍摄手法也在他与观众之间筑起了一道墙。他的作品涉及的题材一向非常政治化,他最喜欢的就是探讨国籍、疆界及身份等问题,使他的影片带着沉重的国家民族及历史包袱,单是其中的希腊、阿尔巴尼亚以及巴尔干群岛的历史便不是每一位观众所能够明白的。另一方面,安哲罗普洛斯非常沉迷于古希腊神话中,所以他的电影很多也跟尤里西斯及古希腊的神话遥相呼应,其中多位主角也是为了寻找一种信念而展开段漫长的旅程,在过程中得到的只是更多的无奈及困感,但不时也会出现令人振奋而又疑幻疑真的幕时间和空间很可能是安哲罗普洛斯最喜欢最擅长的主题,在差不多他的每一部电影中都坚持用长镜头去交代事件,他的电影语言已再不是从连贯性或戏剧性去着眼,而是探讨时间与空间的关系,并带有强烈的历史感及宿命感。他的长镜头运用也不是为了炫耀流丽影像那么简单。在他的电影中,可以拥有数十个长度超过5分钟的单镜头,而这些单镜头不但打破了空间的阻隔,更打破了时间的直线运行公式,在同一个镜头中。主角可以跨越多个不同的时空,甚至由60年代走到90年代(其中没有加入任何特技)令其电影带出更多深层的意义,这便是安哲罗普洛斯电影作品的魅力所在

1970年,安哲罗普洛斯完成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重建》( Reconstruction)。某种程度上,《重建》就是希腊的《断了气》( Breathless)。跟《断了气》一样,《重建》以黑白摄制,没有黑手党,没有大坏蛋,没有暴力场面。如古希腊神活般片中的女主角谋杀了她的丈夫,而安哲罗普洛斯就将此比喻成希腊的罪与罚,就是这样,安哲罗普洛斯便开始了他对国家历史及神话的追求,同时向世界宣告了又一个电影大师的诞生。

从1972年的《三六岁月》( Days of36)开始,安哲罗普洛斯开始在片中采用大量的省略法。该片讲述一名售卖毒品的同性恋者绑架了国家首相在狱中度过的最后一段日子,安哲罗普洛斯用一个很特别的风格去拍摄此片,他并没有将二人对话的细节展现在观众眼前,反之,他拍摄了很多走廊、门外或草园等镜头去交代故事,全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枝节,却令整个戏变得特殊起来。他仿佛在向世人说,希腊就是这样的。他认为:“如果我将所有想说的都说出来,他们一定会禁我的片,所以我便用这个方法去让大家明白。”

1975年,安哲罗普洛斯拍摄了被誉为电影史上十大最佳电影的《流浪艺人》( The Travelling Players)。此片全长达4小时,描述一班剧团艺人一生都在表演着同一出戏在剧场末落的年代,仍穿州过省寻找知音。该片可算是安哲罗普洛斯最具野心及最具实验性的作品,他锐意重塑希腊的历史与文化,将一切零碎片段穿插在人物之中,不少人认为此片已是安哲罗普洛斯最好的电影。影片除了得到很多奖项之外,也同时得到了观众的垂青,使《流浪艺人》成为安哲罗普洛斯不朽的经典

1977年和1980年,安哲罗普洛斯分别拍了《猎人》(the Hunters)及《亚历山大大帝》( Alexander the Great)两部作品。他继续将自己的那套理念思维发扬光大,在两片中探讨种族及文化的问题。在《亚历山大大帝》中,他将时空推至世纪初,不过他真正指涉的却仍然是现代的社会机制。以上4部作品可以说是安哲罗普洛斯的早期四部曲,不断探讨希腊的历史及文化等问题,其中尤以《流浪艺人》发挥得最成热、最精彩、最完美。

踏入80年代,安哲罗普洛斯又拍摄了现代三部曲,它们分别是《塞瑟岛之旅》( Voyage to Cythera)、《养蜂人》( the Beekeeper)和《雾中风景》( Landscape in the Mist)。从这个三部曲开始,安哲罗普洛斯放弃了以往沉重的历
史包袱,转而拓展个人的艺术领域空间

在《塞瑟岛之旅》中,许多场戏都令人联想起费里尼的名作《八部半》,主角同样是一位电影导演,影片主要讲述位被放逐海外多年的老人返回乡下的历程,通过其对国家对艺术的热情与感情去说故事。安哲罗普洛斯在此片中仍然沿用那精细的长镜头技巧及场面调度,不过在《养蜂人》中,他却弃用了这个手法,令影片成为一部最不“像”安哲罗普洛斯的影片。此外,安哲罗普洛斯第一次在该片中请来大明星坐阵,使其影片较易被观众接受。

直至三部曲中第三部《雾中风景》的出现,安哲罗普洛斯终于开始受国际影坛的关注。他以往的影片虽然屡获殊荣,但题材本身却难以令大众垂青,而《雾中风景》的主角却有所不同,安哲罗普洛斯藉两名小孩独自出国寻找父亲(在旅程中才知道这个父亲只是他们的母亲虚构出来哄他们的)的路途去探索以往的命题,虽然主题相近,但该片平易近人的方式令观众容易接受,安哲罗普洛斯也凭此片夺得了威尼斯影展的“银狮奖”。

在三部曲之后,安晢罗普洛斯拍了《鹳鸟踯躅》(theSuspended Step of the Stork)一片。与以往的作品有着共同主题,都是探讨希腊近代史及政治对人性的迫害,边界问题也成为本片的重要内容。安哲罗普洛斯1995年的作品《尤里西斯生命之旅》可以说是他自《流浪艺人》后最具野心的作品。当年正值电影诞生100年纪念,全世界均拍摄了一些有关自己国家影史的记录来庆祝,安哲罗普洛斯则拍了此片来遥遥祝贺。此片的主角是希腊导演A,在离乡别井多年后首次回国举行首映,A希望借次旅程去寻回3盘据说是希腊第一部电影的底片同时也在旅程中回忆及检视自己的一生。安哲罗普洛斯巧妙地把3种不同的寻根情结结合在一起,在同一部影片中融合了个人、电影、政治及国家的情怀,足见其艺术才华及政治视野,简直天衣无缝。可惜该片却在1995年的戛纳电影节上败给了南斯拉夫导演库斯杜利卡的《地下》

( Underground),令他非常沮丧,发誓要以另一部更高水准的电影来报复1998年,他终于完成了《永远的一天》( Eternity andaDay)一片。故事讲述一名作家在自己最后的一段日子中,尽量寻找过去最珍惜的回忆及片段,其中包括其亡妻等,途中遇到一名小孩,令他反省自己的一生。该片风格跟《尤里西斯生命之旅》非常类似,而主题也与他以往接触过的甚为相似,但安哲罗普洛斯却藉此片,再次证明自己绝对是一名值得崇敬的导演。在戛纳电影节的首映式上,全场观众向安哲罗普洛斯肃立鼓掌致敬,他最终捧得“金棕榈”大奖。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寻找故乡与自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