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电影专题:青春的病

借用莱蒙托夫“没有痛苦,叫什么诗人”的说法,没有青春过,叫什么人生。那些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是中年人,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是老人,只有敢于无视对生活的设置者才配当年轻人。也许我们太自以为是、太脆弱、太敏感、太迷茫、太叛逆、太不成熟……太相信自己与众不同,那又如何,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即便家长说,这些孩子真病得不轻,谁让上帝给了每个人一次18岁。

敏感

当然,更多的时候敏感总是跟着爱情形影相随。当我们悄悄爱上某个人,那时节敏感的触角会全面张开,所有的思绪都围绕在那人身边。《盛夏光年》中守恒起初不知道自己对慧嘉有了好感,只是当她和正行站在一起,神态亲密地窃窃私语,最拿手的篮球也不听使唤了。当然成长的身心给我们的敏感不仅止于爱情喜悲。《听到涛声》中外表冷漠的武藤里伽子小心翼翼地问杜崎自己是不是很讨厌,在她强悍的武装下,也有颗敏锐的心,谁又不是呢?

迷茫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定位在哪,听过两场就业指导课后本想用一天好好打算一下,结果觉得还是应该走一步看一步。可谁的青春能拒绝迷茫的缺席,毕竟我们不是生下来就能找到前方。家长说:家是你永远的港湾,其实,只要步入了青春,安全感的天使就离开了。于是《空房子》里的泰石游走在别人的房间里,替人修钟,帮人洗衣,跟照片合影,寻找着他需要的慰藉;《猜火车》的马克先是扔出一番感慨:“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他妈的一个大电视。选择洗衣机,汽车……选择起点,选择朋友,选择运动服和皮箱……在一个星期天早上,他妈的搞不清自己是谁”,接着耗尽各种极端叛逆后宣告:“选择生活,一直向前,直到死的那一天”。即使再过一百年,这些毫无缘由的行为都无法归类,或拥有自己的答案,但每个人都清楚,青春的意义恰在于此,而前途四面八方。

躁动

“每当锁舌当的一声撬开,我便陷入无限的欣喜之中”。兴奋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马小军,偷撬开别人家的锁便哼着小曲蹦跳下楼梯;在胡师傅背对全班写字时,煤球就填满了放在讲台上的帽子。原来,我们的青春如此浮躁萌动过。当18岁的卡蜜尔不知不觉中成为《罗丹的情人》,周旋于一场本不属于自己的游戏里,耗尽了所有的才华,癫狂到丧失了最后浴火重生的机会,漫天飞雪下铁门里水蓝色的眼睛透出的不安绝望分明就是青春走火后的注脚。这个才华横溢的女人只能永远作为“罗丹的情人”出现在每个时代,永远不能保留自己的名字。《西西里美丽传说》中的玛莲娜,即使面无表情,都能激荡起雷纳多愉悦的涟漪,她是异性欲望的符号。你可以说雷纳多的幻想与爱情有关,也可以认为它只是单纯的动物行为,但这种渴望与了解,是青春期所有正常孩子的正常想法。

脆弱

我们总是记忆起岩井俊二镜头下的少男少女们,他们谨小慎微的神经,仿佛即使落叶也能将其压断。《梦旅人》里小悟捡起断手后大哭,卷毛男被令人作呕的幻觉折磨地精神失常,一身黑色羽毛的可可在自己眼中的世界尽头向观众告别,都是那么不堪一击。《毕业生》里的尼恩拒绝听本杰明解释他和他母亲的关系时,固执地捂住耳朵大声叫喊。脆弱总是伴随着我们,这个时期尤为明显。

自以为是

那年,《娜娜》站在光芒夺目的舞台,瘦长的手指懒懒拂过琴弦,她孤芳自赏的高傲姿态闪闪发亮;《蓝色大门》后有无数个张世豪,单纯嚣张得好像午后三点的阳光,无赖一样坚信“我还不错啊”。于是我们表现得愈发狂妄,短暂的青春便在自以为是和妄自菲薄间游移着,不知不觉就要过去。

叛逆

我们害怕被遗忘,害怕随波逐流,梦想着尝遍人生的酸甜苦辣。男生们心急火燎地去打架,去抽烟喝酒,去和世界对抗。我也会张狂跋扈,学着《大卫·科波菲尔》的语气,对凶神恶煞的父母大叫“你不了解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就不要说我是胡说八道!”还有以《Go!大暴走》自居的杉原,众目睽睽之下跳下车轨,与飞奔而来的地铁赛跑,然后在地铁停站后,露出半个上身朝站上担心的人们做V字形手势,大喊:“我成经典人物了!”我们沉浸在自娱自乐中,不理会别人的眼光,不考虑后果……人们说:人不轻狂枉少年,谁不是一边嚣张一边成长的?

我们的口号:偶像万岁!

这个篇章属于切·格瓦拉。他带领着排山倒海的巴西人民迈上希望,也以排山倒海之势征服了每一颗年轻拒绝平庸的心。无数T恤衫上的头像是证明,哈瓦那革命广场墙体上的头像是丰碑。《骑士日记》记叙了这个理想主义灵魂的青涩时光,他天真纯洁浪漫,自顾自得把整个生命投入到看不见曙光的革命中,性感得无以伦比。后人说,理想是青春的宗教,格瓦拉是平庸的救世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电影专题:青春的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