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2019年09月5日的文章

电子书

艾伦·金斯伯格:美国诗歌的“呜一以撒”

我看吧阅读(34)评论(0)赞(0)

叶夫根尼·叶夫图申科 孟丽译 艾伦·金斯伯格曾经有一次对我说:“基尼亚,你总是过于紧张了…放松些! 我教你一个秘法。”他说完就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呼出来,最后是长长一声达到极乐境地的“呜一呜一呜”! 我尝试了一下,感觉确实有作...

电子书

与艾伦·金斯伯格相识在噶伦堡

我看吧阅读(31)评论(0)赞(0)

雷虹译 人们初识某人似乎都有其特殊的意义,特别当我们回忆起来的时候,这就是我和艾伦·金斯伯格初次见面的情形。那是1962年6月,在东喜马拉雅山脚下个叫“喝伦堡”的小镇上,艾伦正在那里进行其第一次印度之行。他已参拜了在印度的一些印度教和佛教圣...

电子书

杰里·鲁宾:艾伦·金斯伯格与暴力

我看吧阅读(33)评论(0)赞(0)

雷虹译 我初次与艾伦·金斯伯格相遇在1963年。当时我是反越战委员会副主席。我们试图引起全国关注以反对越战。以群众示威游行为战术,我们组织了示威游行队伍去伯克利郊外的奥克兰军用机场。艾伦加入了游行队伍,并高唱着“HARIRISHNA”。作为...

电子书

欧文·罗森塔尔回忆艾伦·金斯伯格

我看吧阅读(26)评论(0)赞(0)

雷虹译 多年之后,年近而立之年再提那段时光,艾伦对我的教诲,或者说他怎样坚定了我的信念是很难准确表述的。他教导我,甘愿贫穷是一种崇高的选择;金子和财宝—高贵和美丽,遍地皆是,随处可见,人人追求;任何一种政治都无法与追求爱的政治媲美;只要你胸...

电子书

艾伦·金斯伯格的诗在意大利

我看吧阅读(29)评论(0)赞(0)

弗尔南多皮瓦诺 刘须明译 我第一次听到艾伦·金斯伯格的名字是1956年在波多黎各的圣胡安举办的次聚会上。当时大家手中都端着酒杯与自己素未谋面的人交谈着。威廉卡洛斯,威廉斯是那场聚会的佳宾,我向他询问谁是美国的新作家,他正在从事哪方面的创作。...

电子书

艾伦·金斯伯格: 美国之声

我看吧阅读(31)评论(0)赞(0)

刘须明译 几年前在布达佩斯,我听说在我去那儿的几周前,那里的大学生也邀请了艾伦金斯伯格。今年九月在印度的海得拉巴,我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作了有关金斯伯格的演讲,期间我让听众听了1956年以来金斯伯格诗歌的录音带,受到了奥斯马尼亚大学学生和教师...

电子书

艾伦·金斯伯格在法国

我看吧阅读(32)评论(0)赞(0)

刘须明译 安东尼阿图德”( Antonin Artaud)的重要性之一是使我与艾伦成为朋友。阿图德去世之前的1947年,法国国家电台委托他写了一部广播剧,名叫《终结上帝的审判》。这是一部神奇的作品,因而,罗格·布琳和玛丽娅·卡萨雷斯用阿图德...

电子书

艾伦·金斯伯格:尽力而为

我看吧阅读(22)评论(0)赞(0)

刘须明译 在《揭开“垮掉一代”的面纱》中我加进了对艾伦第一次公开朗诵《嚎叫》的描述,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有一百五十多名热情的听众来听我们的朗诵。钱募捐了,一杯杯酒端给了听众。我有好几周没有见到艾伦了,也没有听人朗诵过《豪叫》,对我来说它是...

电子书

艾伦·金斯伯格:他们的身影

我看吧阅读(25)评论(0)赞(0)

保罗克拉斯纳 刘须明译 1982年是杰克·克鲁亚克的长诗《在路上》发表25周年,科罗拉多的纳诺帕学院举行了庆典仪式,由我主持了一场题为“‘垮掉一代’的政治影响”的专场研讨会。 参加讨论的阿比霍夫曼说:“如果我们是社会变革的勇士,...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