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电影音乐赏析》 - 《美人如玉剑如虹》

九、《美人如玉剑如虹》

在这里,我们就不谈论由歌剧改编的电影了,也不像谈论歌剧的乐谱一样的谈论乐谱的概念。

我们以对19世纪占主导地位的两种艺术形式的好莱坞演出作品的基本关系的会议开始,这两种艺术形式即小说与歌剧。好莱坞的伟大的叙述故事在1915―1920年间,在格瑞夫斯、德米尔或理克斯·因格莱姆的鼓励下诞生。这些作家们借助了另一些人的结构、节拍观念,在社会范围内,他们对人物的记录,他们对省略的意义,这些人便是利用了浪漫主义形式的狄更斯、塔克雷、巴尔扎克和雨果。谈到造型艺术,这种叙事性偏离了雨果关于演出的准则以及情节剧、莎士比亚的悲剧以及歌剧。19世纪末对戏剧演出的审美观要求是综合的、完整的,就像不久后出现的电影艺术。在一边借助绘画、舞台戏剧的同时,组成了古典而又浪漫的场景。在对内涵的重视的独特口味的同时,它礼节性的出口和人口,产生了一个演员、歌手面向一群的扩大,为了使对抗变得庄重,它延长了节拍。由于自身的超越的直觉的驱使,这种舞台演出,当它不是歌剧的时候,便作为演奏戏剧的音乐的乐队、伴奏,切开分散的布局并入一起,当然,其中也有电影音乐的参与。同样,导演们也力求根据许多音阶去使之切开。大卫·贝拉斯科,百花江的作曲和神气的手工艺者,激励了普希尼(Puccini) 的书《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 的作者在机器设备运用于布局和让小屋的出现之前通过一系列的代表美国西部影片背景的油画,通过阐述一个又一个的镜头,开始了对《西部女孩》(Fl led el’ouest) 的创作。同样, 19世纪末的音乐中,情节剧和时段剧登场。由于通过对知识的追求,第一批电影演出的尝试者没有弄错,为了拍摄电影,他们从歌剧中借助了服装、仪式和女歌唱家,德米尔请到了《卡门》和《贞德》的女主人公洁拉汀·法拉,一名出色的女歌唱家。

从那以后,所有作品都显现了歌剧色彩,这些作品表现出“歌剧性”这个特色,这种长期的戏剧发展趋势,或者说,它们也是在这个大的环境下萌生的,就像波维尔和普莱斯伯格的《曲终梦圆》(Les Contes d’Hoff ann) 一样, 一部从奥芬巴赫(地名)里拍出来的歌剧电影,在背景与颜色的非真实中,显示了歌剧的戏剧性。又比如罗伯特·海尔帕曼翻译的关于坏蛋宽大
而又拖地的披肩的要求中,电影在好莱坞或意大利的服饰方面和歌剧形式方面的关系里,在这种充满异国情调的关于服饰戏剧的幻觉经常与服饰本身的强调性配合在一起。否则《曲终梦圆》的关于披肩的镜头,我们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在《魅影危机》剧中面对着沙漠的杰迪悉人的裙子的转动和亨利五世的风衣的宽大, 加上肯尼斯·布拉纳(Kenneth Brann agh)铁皮衣,弗朗西斯·科波拉拍摄的德拉古的红色长裙的拖裙。还有,《科学怪人之再生情缘》的鲜红的风衣的剧烈的摆动,甚至还可以想到在罗伯特·史蒂文森的《简爱》中的人物奥克森·威尔斯(Orson Well) 随风摆动的风衣。

还有弗利尼(Fellini) 的作品《卡萨诺瓦》(Casanova) 中,尼诺·罗塔的音乐汇聚了无辜者们悲伤的哀怨,并且在非现实主义的选择和背景的矫揉造作的后面聚集了歌剧、导演、机器设备、装饰的迹象。服装,从轮廓上来说,是呈金属结构的,是与肉体相连的标志。在所有其他的弗利尼的人物的因素中,他要求是《卡萨诺瓦》的歌剧的附属品,还有不可能的巧合。在歌剧中,卡萨诺瓦是作为一个歌剧的主人公而被拍摄的。但是歌剧面临着倒台也许就是因为自由交响乐之梦随即出现了。

因此看到有服装、斗篷、剑的电影激起或保证了对歌剧的赞赏是不足为奇的。在乔治·西德尼的摄像机下,《三个火枪手》(LesT ios Mus quet aires) 特别是《美人如玉剑如虹》采用了18世纪莫扎特和罗西尼歌剧中的颜色。就像在19世纪一样,音乐剧还没有得到推广,体美乐曲还断断续续地从二重唱和宣叙调中分离出来,人物孕育着的主导旋律比各种情况孕育的音乐状态要少, 而且, 就像在《女人皆如此》(Cosi fan tutte) 或《魔笛主题变奏曲》(La Flue enchant ee) 中一样, 值得记忆的乐曲总是在交叉的、异样的音乐线条的海洋里遨游。故事也一样,伟大的故事中,19世纪的人物远远没有激起我们的热情而仅仅与激起我们的联想相反。这和西德里的《三个火枪手》一样,在那里面,我们知道作为音乐专家的电影音乐作曲家就像芭蕾舞剧一样编起了决斗。柴可夫斯基式的创作风格的音乐里,电影就像芭蕾和歌剧式的情节剧之间的交替一样出现。或者对于不同的言论来说,在19世纪的歌剧方式中,有拉娜·特内普里斯(Vincent Pice) , 米拉弟(Lana Turner)和梵尚·(Mia dy) 和希舍伦(Riche lien)发起的、以他们轻盈的步伐,他们的极好的插图,或在18世纪的歌剧方式中,庄重地体现出来了。对柴可夫斯基的模仿的加了休止符的论战就像科恩歌德和他的歌剧之间的更替一样。假装体现音乐的一部《无穷动》(perpetuummobile),相反的是,在确定的一些主旋律里,他们并不相符合。《美人如玉剑如虹》热情地接受了为它充当背景的18世纪、戏剧界面具的口味,以滑稽剧的形式出现的故事的处理方式(议员们口头上的喜剧式的论战,悲剧图像的消失,拿破仑过时和最终的出现),所有这些背景都比较接近18世纪的歌剧作品,西德里实现了这种写作风格。就是在逐点陈述过程中的决斗和骑兵队。我们很好地感觉到,与可视乐曲一样多的乐章的关于运动的观点支配着电影。在上演的剧本中,西德里对拍电影多样化的担忧与对主题的发展声音的和感情联系一样多。而且,维克多·杨是灵感洋溢的浪漫主义者。在主题论及浪漫主义的时候,他的音乐偏离了古代的形式或更活泼的形式。所有这些在1780年左右巴洛克风格及多情的歌剧中显露出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电影音乐赏析》
分享到: 更多 (0)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