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电影音乐赏析》 - 电影场景的歌剧属性

十、电影场景的歌剧属性

以电影的形式我们来表达歌剧的形式。我们明白歌剧的开始,情节剧的开始,主人公、坏人、复仇者,在好莱坞电影艺术中,众多的19世纪修辞学的继承人从移动摄影到吊车都带有歌剧的意味,他们承担着拉起帷幕的功能,并且假装显示出界面和在舞台上突然出现的地面或影子,或从高处下来时的背景的时候,好莱坞,在古典主义时代,喜欢这种修辞上的华丽辞藻:《乱世佳人》中的日落和《阳光下的决斗》(Due lau soleil) 中的古怪的妓院。塞西尔·德米尔的作品中就包含了这种辞藻的华丽。在《罗宫春色》(Signe delacroix)一剧中的开头,内伦和他朝廷的出场,就像在激情如火的罗马遨游。还有,在表达极度兴奋的同时,向观众展示了苦差事的浩大规模,他的舞蹈者,他的划船者和他的“劝告者”,在《埃及艳后》中的旋律的指挥者和乐队总指挥。

同样, 他们明确地引进了歌剧的形式。瑟秋·雷恩(Sergio Leone) 同样使用这种用来拍摄的起重机, 为了显示正在建设中的城市,荒野上的绞刑,一个被士兵占领的处于战争状态的城市的地形。或者在不安的人群中被雨淋湿了的已烧焦的尸体(《美国往事》Ile tai tune fois en Amerique) , 雷恩式的作品清楚地显示了这种从歌剧中借助过来的手段,剪辑的戏剧性的线条变成了有节奏的变调音乐。决斗、复仇的时候,这时,情节在一个艾尼奥·莫里科恩的作品中产生出的固定的时间中僵硬起来了。就像为拍歌剧而用的起重机掀开幕布,为了使电影变成一场音乐会,而且还有像惊呆了的观众一样的人物。乐队或者保持沉默或声音重现,而且他们重新回到了情节这条路上,亨利·方达和夏尔·布郎森(Charles Bronson) 在《西部往事》中施行了这种办法。或者在音乐成分包含并对情节惊醒评论的同时显现出来,在《革命往事》中对叛徒朋友和对爱国者的处决的倒叙。

1950一1960年间,人们知道了使用歌剧的包装和结构,当时的电影巨片中,大部分时间用在时装上,这些影片培养了试唱、幕间休息和终曲的艺术。为了更好地在20世纪80年代重新出现,巨著在20世纪70年代走向衰化。科波拉的作品力求创作成歌剧式的电影形式,这些作品从服饰装扮黑暗王子,从呆板的礼仪(《小教父》)、从勇敢的片段中、从巧妙的条款中提取资料,与意大利音乐模式混合在一起;同时汇集了响亮和可视的形象以给观众建立一个总的歌剧思路。《德古拉》奢望着能够有这么一个综合的以显示出图像和音调的形式,就像关于主题和歌剧形式一样的介绍的百科全书。杜克安排了一个20世纪40年代的漂亮的结构,以便更好地处理对虚构的背景、虚构的空间、舞台的介绍,所有就像《棉花俱乐部》(CottonClub)里的剩余部分一样。

辑而使其与其它作品区分开来,在那里面汇聚并且与谋求、与复仇、与宗教和家族礼仪的对立。二重奏相互交叉,直到形成了乐《教父》(Parr in)的三个部分的最后音符通过他们交替的剪队和合唱团情感达到极点时的整理才得到的调整。在雷恩的作品里,独特的镜头的重现,倒叙的出现,汇集了音乐的、合唱的管风琴、在情节中通过独奏来介绍,显示了悦耳与和谐,如影片《革命往事》、《西部往事》中那样。对过去与现在的更替和对回忆的重现最终使乐曲,使当时的和他的对位法的情节及过去的罪恶融合到一起,对于叙事的管弦乐的构思,在这里面所有的有乐队部分,在重现对于乐章和终曲的全奏来说必要的对位法之前,他们都被移动、显露,与此同时,产生了零碎的音调,如果莫里科恩的反崇拜的音乐,带着分散的音色和乐队的曲调是偶然的,那么他也非常适合雷恩。在身体的反应中和不完整的辨别力中,音乐部分也烘托出了人物,但是合唱的主题给了一个确定的总的辨别力。

1980一2000年间好莱坞的电影看上去大度的重新发现并包含了这种支配着电影艺术的诞生的电影形式的歌剧尺度。如果说科波拉和卢卡斯的电影是对不断的叙事性追求的话,我们能够发现, 在肯尼思·布莱纳格(Kenneth Branagh) 的英国美国式的巨幅画面中,除了一种对好莱坞形式的颠覆外,我们可以发现这种野心的极端的征兆。《哈姆雷特》和《科学怪人之再生情缘》拥有所有就像歌剧、前奏、幕间休息和终曲等电影的标志那样也有背景的手段。有过分的赌注促使他们迈出了大胆的一步。对于急躁人物的形象来说,布莱纳格喜欢用一种总的洋溢着音乐或音乐乐章(《科学怪人之再生情缘》)的形式,至河西和摄影机的移动沉洒与音乐世界中,这便是最疯狂的赌注之美。

我们回头再来看看意大利的音乐,这里不妨来观察一下作为电影式歌剧的最好的尝试的达里欧·阿吉恩图(Dario Argenti)的“歌剧”, 电影与歌剧之间摇摆不定。维迪(Verdi) 的《马克白》(Macbeth) 罪犯犯了错误,由于女导演在戏剧也在其他镜头上显露了同样的凌乱,整个都混淆了。而且主教的结论也引起了一部能使人在噩梦中旋转的幸福乐章。阿吉恩图使用了所有歌剧的道具,从戏剧中吸取了歌剧的视觉上和音色上的演出。如同野蛮音乐的选择一样,咄咄逼人的摇滚把巨大的对声音的攻击变成了音调,也把视觉上的演出变成了音带。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电影音乐赏析》
分享到: 更多 (0)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