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专访:昆汀·塔伦蒂诺认为自己是神,他自信有能力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高潮

》昆汀·塔伦蒂诺认为自己是神,他自信有能力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高潮,这能力倒与他最近一部备受争议的电影相符,他改写了历史……只用一根手指。

所有道德争议中,我都站在最难辩解的一边
昆汀·塔伦蒂诺专访

我知道我该把他看作一个导演,毕竟过去二十年,他一直以此混迹江湖。所有见识过《杀死比尔》中乌玛·瑟曼冲出棺材那幕的人,都不会忘记昆汀·塔伦蒂诺是个导演这件事,除非他们自己躺进了棺材。

《低俗小说》出人意料的情节让我们看到了全新视角下的约翰·特拉沃塔,并给这个男人的演艺事业带来第二春。但我们不太了解昆汀的一面是,他创作的《低俗小说》脚本卖出了二十万册,在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上均名列前茅,所以,他首先是个作家。现在放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他最新电影《无良杂种》的脚本,总共165页,讲的是二战。故事开始,是犹太人被纳粹迫害,然后,出现一群被称为“杂种”的犹太兵,他们在粗野的阿尔道中尉(布莱德·彼特)带领下,进行各种猎杀训练,目标是纳粹。阿尔道中尉的脖子上有道明显勒痕,这暗示他曾逃脱过一次绞刑。“杂种”们以享受的变态心理残忍地杀害纳粹,对他们来说,这是以牙还牙。阿道夫·希特勒、约瑟夫·戈培尔以及温斯顿丘吉尔都被牵扯进来。而枪口对准的是非法移民的下体,这一事件又将“墨西哥隔离”政策提升到了新高度。最终,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了一个新结局。并没有多少人会想到,或敢于这样改写历史。我们想要知道的,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是怎样创作出来的。

剧本用一根手指写了十年
记者:很难想像,这么复杂的一部电影竟然是用一根手指头打出来的。

昆汀:我认识的一个家伙说过,你用一根指头打出的这个剧本?这比你剧本的内容震撼多了。我不会把稿子交给打字员,那会让它失去原本的个性,它必须出自我手。事实是,我不会打字,所以剧本是我用一根手指头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敲出来的,全部都是由右手的食指完成的,用的是1987年生产的史密斯·科罗纳牌文字处理器。对我来说,用一根手指做这件事很重要,因为你用笔和纸打底稿的时候,总是写啊写,不知不觉就写多了。但如果你必需用一根手指把它打出来,基本上,除非你认为这堆东西真他妈的是什么重磅炸弹。所以,你会不断修改底稿,最终把它缩短到最精华的状态。

记者:创作这个故事,是灵光一现还是其他机缘?

昆汀:一般来说,我开始写某个剧本的动机无非是:拍一部强盗电影,是不是很酷?于是,《落水狗》出现了。而这次是,“安排一群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里执行任务,应该不错吧!”这个故事对我来说,并不是必须写或必须拍的。只不过这个想法值得我坐下来,考虑。

记者:剧本你写了多长时间?

昆汀:97或是98年的时候就开始了,但那时候故事完全不一样。当时我很喜欢自己写的东西,但那不是电影。所以,我把它放在一边,开始写《杀死比尔》忙完回来再看它,还不是电影,但我喜欢里面的人物。于是,我就想,那就留着这些人物,再编个新故事给他们。于是,就有了《无良杂种》,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最近两年写的。

我写剧本,我就是神

记者:我了解到你的热情了,但你如何定义“同情”这个词?

昆汀: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换位思考,他们的处境和他们的观点。

……配上脏话,我问他这个本子上有个镜头需要重拍,然后我将画好的分镜头本放在桌上,他看不清,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黄油刀,一刀扎在本子上,挑起到自己的眼前,看了一眼后,说“我觉得这个镜头很好,就这么整吧!就这样,我和一个比我还要疯的疯子呆了三个月,后来我都害怕朱丽事后找我算帐,高喊,“你他妈把他怎么了?他现在完全变了,像个杂种。”

记者:你的影片里,似乎性总是不可或缺?

昆汀:我总是用性行为来比喻拍电影,或是比喻我想从观众那里得到的效果。用性来比喻是最贴切的,因为这正是我现在试图去做的事,我试着让观众高潮,我试着以正确方式让观众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达到高潮。这就是电影伟大的地方,对我来说,再也没有其他艺术方式能给人带来类似性高潮的满足感。当我最终和观众一起看电影的时候,那就是我在享受性欢愉。那是我的高潮。那是我在看着自己正撩拨着他们的G点,努力让他们达到高潮。我是指挥者,我在操控着观众。

我在操控着他们的情绪起落。现在我要你从椅子里向前倾身,现在我要你高兴,大笑!停止大笑!不要笑,不要笑,好,狂笑吧!高潮吧!喷射吧!那是纯粹的、直接的、满足感的体验。正是对这种满足感的渴求刺激着我完成整个制作过程。

除非我和观众一起看过完成片,否则我永远只是完成了它的一半,只有看到观众的反应,它才算是完成了。我在这场性欲戏里处于主导地位,但如果我看别人拍的电影,那时就是他们在上我了。电影就应该是这么回事。

评论很极端,说明我又做对了
记者:就目前收集到的关于《无良杂种》的评论来看,形成两个极端:棒透了和非常烂。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昆汀:我认为这样的评论最好,那说明你确实拍了些疯狂的东西。我倒觉得这些评论很有意思,说明影评人都挺激情澎湃的。这样,他们就没时间骂我或夸我了,因为他们正忙着和彼此掐架。一方说,如果有人说这部电影好,那他的头就是被驴踢了。然后另一方就怒了,反驳说,你怎么敢这么说!这电影简直太棒了!如果你不看你就是傻。这样的热情评价,你能不亲眼去看看么。

记者:有人很敏感地捕捉到了《无良杂种的最后一句台词“我认为这会成为我的杰作。就算你认为这部电影会成为你的杰作,你又为什么选在46岁这个年龄向全世界宣布这件事呢?如果你已经创造出了你的杰作,还有什么必要再拍别的电影呢?

昆汀:嗯……暂时,可能有什么东西成为了你的代表作,但不久你可能就会超越它。听着,我并不在乎这句话的暗示,否则我就不会写这句话。只是在那个点上,这句话对阿尔道来说是最合适的台词。我确实认为他最后的雕刻品是他的杰作。所以,这是一句很棒的收尾台词。如果你想说,这是我对观众的自我表白,那随便你怎么想。只是,我并没在其中暗示,我会让旁观者来判断这句话。N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专访:昆汀·塔伦蒂诺认为自己是神,他自信有能力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高潮
分享到: 更多 (0)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