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漫长的告别

很久没有回家了,其实也不是故乡,因为某些原因,父母留在了一个城市,离故乡2个小时车程。不过就像你说的,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所有的嘈杂都是别人的,对我们而言,或许就是几个人,几个妈妈做的菜,几个抵足而眠的晚上。以前钱德勒写过的著名推理小说,它的名字此刻用来表达主题或许更为合适:漫长的告别。

小的时候,学校里语文老师特别喜欢余光中。因为地处东南,很多人家里都有或多或少的亲戚在对面,乡愁成为了所有人的共鸣。那会过年的时候,学校组织文艺表演,总会有同学或者老师表演诗朗诵《乡愁》。那会不觉得什么,就是觉得好听,娓娓道来,高考写作文可以参考一下,或许分高点儿。慢慢的才知道,原来这首诗写的是一个人的人生啊。人,总要长大,而长大本身就是一种告别。唯一不同的是,告别在你还没在意的时候就开始了,它伴随着你的成长而加速,直到某一刻突然惊醒,才发现对面的人已经开始开始挥手,在你完全不愿意接受的时候张开嘴要跟你说再见了。乡愁,无论是一枚邮票,还是一张船票,或许最后都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有些时候,这个愁或许太大了,遮住了我们整个人生。

不记得哪里看过,也许父母的一生,都在和孩子告别。他们对孩子的爱,终点都是分离,尤其是对离开家的孩子来说。从小他们教导我们好好学习才能有权利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无论这个生活是富足还是贫穷。爷爷是老一代的文人,他教给我爸爸的,我爸爸教给我的,无非就是一种文人的倔强。小的时候觉得他们说的对,人生而自由,但这个自由只有靠努力才能有选择。为此,我们都努力了,或好或坏都在一方小天地里。但回头看,才发现,原来他们鼓励你做自己的时候,其实是在不自觉中开始了长久的分离。有时候觉得,世界如此安静,太过安静。

还记得以前大学的时候读纪伯伦的诗集,这位从黎巴嫩去美国的作家,从来都是一个叛逆的灵魂。在他眼里,孩子是独立的,跟父母只是借你而来的关系: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但是也有像泰戈尔一样,对孩子充满了爱:你爱怎么说他说怎么说吧,可是我倒知道我的孩子的弱点的。 我爱他,并不因为他好,而是因为他是我的幼稚的孩子。丰子恺在他的散文《儿女》中说:儿女对我的关系如何?我心中常是疑惑不明,又觉得非常奇怪。他从没有觉得儿女是自己的延续,更平等的对待每一个人,他认为:并育于大地上的人,都是同类的朋友,共为大自然的儿女。世间的人,忘却了他们的大父母,而只知有小父母。丰子恺是睿智的,小父母和大父母,父母的爱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每个人都会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有新的追求和希望。说的真对,一直都是,但此刻,我并不想要大父母,如果可以,就让这简单的小父母的情感包裹整个内心。有个作家说,过年是一张为了梦想与父母相聚又离别的车票。然后很讽刺的是,在他这句话的下面,很多的评论是嘲讽他买不起高铁票。不管这些噪音,梦想、父母、相聚、离别,或者这就是人生的缩影吧。当所有时光在七维空间里压缩成一张二向箔,所有情感到了最后还会剩下的,就是内心不停的悸动吧。

写到这,恍惚间想起了坐在大独角兽身上哼唱《漠河舞厅》的孩子,所有淡淡的哀愁或许在她那里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嘴角的微笑:

如果真有这天的话

你会不会奔向我啊

尘封入海吧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漫长的告别
分享到: 更多 (0)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