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西方媒体眼中的成龙:来自东方的动词

历史上的某个时段,香港电影垃圾扎堆。华丽外壳下是彻头彻尾的赤身肉搏,演员精疲力竭,观众紛纷昏睡。时值好莱坞文化风靡,圆滑的电影人师夷长技以自强,创造了融合东西方精髓的功夫电影,博得全亚洲欢心。然后导演如昊宇森、演员如洪金宝,就信心爆棚地攀上贝弗利山,给耶稣子民带来了花哨百出的武打动作和不明就里的人性纠缠。但这在成龙出现后,得到了颠覆性改变。他赋予动作电影新的内涵,最初是实用性打斗,然后是从容性表演,没有李小龙的天王级身手、没有史泰龙的钢铁般身躯,但————正合吾味。

他来得太早了

七十年代的香港影坛,发生了两件大事:李小龙去世,以及成龙横空出世。前者的陨落,为后者开辟了通往好莱坞的康庄大道,当时成龙凭借《醉拳》名声大噪,亦幻亦真的成式杂要风靡亚洲,几近抚平了全世界失去李小龙的悲痛。于是当成龙作品被冠以李小龙二代”的标签,在美国录像带市场上贩卖时,希冀复制《龙争虎斗》辉煌的罗伯特克洛斯,第一时间瞄准了他。克洛斯的目的很明确:将成龙打造为好莱坞新一代动作英雄。

这与香港嘉禾影业老板邹文怀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日后被西方龙迷称为“入门教材”的《杀手壕》应运而生。令人意外的是,克洛斯在《杀手壕》中没有把成龙定位为“李小龙第二”,而是努力捕捉成龙特有的魅力—与李小龙标准搏击完全不同的搞笑杂耍。为了放大这一点,克洛斯甚至给予初闯好莱坞的成龙特权,让他自行设计部分打斗场景,这在以刻板闻名的美国动作电影界前所未有。虽然成龙挥舞板凳在对手包围圈中缠斗、拔腿摆脱巷子里敌人的模样,几乎和他诸如《师弟出马》等作品中的场景如出一辙,但对于当时的美国动作迷来说,却不亚于开天辟地。不过成龙的精彩,却被拖沓的叙事节奏和虎头蛇尾的故事情节抹杀得一千二净。更致命的是,电影中的动作场面占去了近乎80%的时间,成龙几乎跟所有临时演员都“碰”了头,仿佛在参加一个小型的围攻战。镜头的晃动感也给人“成龙是铁人,他无时无刻不在战斗”的错觉。

况且好莱坞质疑成龙的个人能力,他的外形无法和俊朗的“美国偶像”李小龙相提并论,英语更是糟到几乎无法与其他演员沟通的地步。他说的每句话都因含混不清而显得异常神秘,最后分到的合词甚至比一个配角都少。于是《杀手壕》最终收获到的是冷漠的口碑和惨淡的票房,直到在两部炮弹飞车冲中轧了个小角色后,成龙的英语水平才有所长进。五年后,当成龙终于用可以让人听憧的英语在《威龙猛探》中亮相时,命运却摆了他一道。事实证明,成龙漸入佳境的英语,竟是《威龙猛探》唯一比《杀手壕》彪悍的地方。

《杀手壕》能幸免于难的原因在于他给了成龙展示个人魅力的空间,但《威龙猛探》的导演詹姆斯·吉里肯赫斯却刻板遵循着好莱坞的拍片模式,不肯给予成龙任何个人发挥的机会。詹姆斯完全无视成龙自身的特质,而一味把他往典型好莱坞硬汉的模子里塞,彻底泯灭了他标志性的亲和气质。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成龙的杂耍式打斗,因为导演绝对不允许一个演员来对自己指手画脚,即使此人是动作专家。于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只剩下笨拙的跳跃和翻滚。没有了成龙的两大魅力点,再加上松散、乏味的情节,和导演对于诸如女性裸体等低俗情色的热衷,《威龙猛探》高调登场,却碆荒而逃。

成龙自己也对此片相当不满,甚至在电影发行亚洲版时,专程回到香港补拍部分场景,那几场毁了自己招牌的动作戏基本推倒重来,还大刀阔斧地……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西方媒体眼中的成龙:来自东方的动词
分享到: 更多 (0)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