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战斗之日》:库布里克电影生涯的最佳契机

转载于《看电影》

《职业拳手》是库布里克电影生涯的最佳契机,他之后拍了一部几乎是《职业拳手》电影版的记录片—-《战斗之日》(dayofthefight)。

在《视野》工作时,库布里克和他一个在“行进时代”(Marchoftime,是美国三四十年代最著名的新闻系列节目之一,由《时代》主办)工作的高中同学阿里克斯,都想把电影作为终身职业。他从阿里克斯·辛格那里了解了很多幕后经验,当知道“行进时代”的很多纪录短片每部花费只有四万美元之后,酷爱拳击的库布里克、萌发了要拍一部有关卡特尔短片的想法,《战斗之日》像是直接产物,记录了1950年4月17日,卡特尔与中量级拳手鲍勃·詹姆斯在新泽西的纽瓦克举行比赛的始末。

库布里克算的上是这部短片的惟一工作人员,他一人承包了从写剧本到拍摄,再到音效的工作。很多时候,库布里克都要现学现卖,器材店的店员不仅要租给他摄影机,还要付送手把手摄影教学,库布里克非常享受这样的经历,当然,不是因为受到了免费培训,而是他第一次满足了对电影摄影机的掌控欲。

《战斗之日》由一个“拳击夜”的霓虹灯标志画面开始,切到一个中年男人在售票处抢票,拿到票后,迅速冲到座位上的场景。这个过程伴随着道格拉斯·爱德华的画外音:“拳迷,或者是拳击发烧友,他们在寻求什么?”“他们寻找刺激,以及强者对强者的胜利。”库布里克接下来跟上了一组快速剪辑的击倒场面来印证这句话,然后,随着爱德华话锋转向拳手,影片也聚焦到卡特尔身上:

阴沉的黎明,卡特尔公寓的外墙上贴着张海报,是他自己的拳击赛,画外音:“早上六点,开始等待。”卡特尔跟他的双胞胎兄弟一起去教堂祈祷,以安定自己的忐忑。然后是一系列赛前准备活动,如称重,表明比赛迫近,但库布里克并不着急,而是插入午后卡特尔站在自己阴暗起居室沉思的细节,他一直看着窗外楼下的街道,直到离开前往赛场时,才将视线转向镜中的自己,不知明天镜中的人会怎样。从卡特尔到达比赛现场开始,影片逐渐加速,他在更衣室准备的这场戏是库布里克萌生拍摄第二部长片《杀手之吻》发源地。

两位拳手在场上准备,库布里克站在卡特尔的对角线,即对手的位置拍摄,这个角度在《杀手之吻》中被再度使用。比赛的过程用了角度灵活的手提摄影,后来经由库布里克以快速剪辑的形式编辑在一起。

偏爱大师乐章的库布里克这时却想要采用原创,《战斗之日》的作曲交给了他的布朗克斯老乡杰拉德·弗雷德,后者写了首《拳手进行曲》,想要一个交响乐版本,于是弗雷德找了19个他认识的音乐人,把他们带到美国无线电(RCA)公司在纽约的办公室,“我认识的玩音乐的家伙里,他们是最棒的,跟我年纪差不多,22岁,库布里克也是:”弗雷德回忆说.这也是RCA接待过的最年轻的一伙人。

《战斗之日》花掉了库布里克在《视野》打工积蓄的3900美元,不过他以4000美元的价格将发行权卖给了雷电华的《这就是美国》系列,还小赚了一笔。尝到电影摄影甜头的库布里克,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对电影的热情,立刻从《视野》辞职,跟曾经狂爱的静态摄影说了拜拜。

虽然只是一部短片,《战斗之日》不仅是库布里克的第一次电影尝试,它本身也很有分量,尤其是五年之后的故事长片《杀手之吻》,不但再次将镜头对准职业拳手,而且在很多方面都Copy了《战斗之日》。例如,在《杀手之吻》中,拳手戴夫也在简陋的起居室镜子前审视自己。

RKO纪录短片

雷电华预付给库布里克1500美元,让他为“院线道路”系列拍摄一部短片,《飞翔的牧师》(FlyingPadre)(1951),纪录新墨西哥牧师弗雷德·斯塔德穆尔乘飞机前往自己郊区的一些事情。影片开场,是一个新墨西哥辽阔平原和峡谷的摇拍镜头,然后,库布里克用一个小仰角镜头拍摄飞机降落的过程,两

个骑在马背上的牛仔,等待他来主持葬礼。

静态摄影时,库布里克把观点带入画面,电影摄影时,他就把观点带进动作,《飞翔的牧师》有很多贴近人物的镜头,或特写,库布里克让摄影机跟斯塔德穆尔同处驾驶舱,并用各种角度展示这位牧师。他也很注意捕捉一些重要的细节,把场景变得更加生动亲和,例如拍摄葬礼时,有一群哀悼者围在墓穴周围,这时,库布里克不断用一对老头老太太观看葬礼的特写镜头打断整个段落。葬礼完毕,牧师又带着一对母子,一起登上自己的飞机,送他们去医院,摄影机再次回到驾驶舱,俯拍迅速滑过镜头的地面,直到飞机完全加速起飞。

虽说这次没有赚到钱,但库布里克依然乐此不疲,又拍摄了一部纪录短片《航海家》(TheSeafarers)(1953),也是他拍的最后一部短片。这部30分钟的电影记录了乘美国货船出海的海员,在国际海员协会管辖的大西洋及墨西哥湾海岸的航海生活。这部电影因为一些比较中规中矩的镜头,冲谈了库布里克的创造性和试验性,这样的判断虽然不尽公平,但影片中确实包含了海员在闲暇时间,去协会图书馆看书写信的矫情片段。不过,在拍到几个海员与协会代表谈判,讲述工作苦衷的时候,打光和调度依然显示了库布里克的才气,这个

场景的经验三年后被移植到《杀手》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杀手》

库布里克的“牙医候诊室”手法也在本片中回收利用,在较早的中介介绍所段落中,库布里克把摄影机拿到人群中,记录大家为争取最佳停船位里竞争的紧张表情。作为自己的摄影师,库布里克几乎在所有场景中保持了摄影机的运动,他总是给影像贯注持续的活力,这种特点在很多人的纪录片里,通常不会得到考虑,他们喜欢保持摄影机静止。

插入认为有趣的画面。打断连贯叙事的特点也依然保留在《航海家》中,比如,当他要拍海员去酒吧消遣时,便从酒吧中的美人鱼雌塑开始;拍到海军医院的正在康复的病患享受美景和阳光时,花园里的鲜花会首先亮相……

《航海家》是库布里克的第一部彩色电影.他再次拍摄彩色电影。已经是七年后的《斯巴达克斯》了。然而,这些短片只是暂时满足了库布里克的欲望。这个不安分的天才已经着手准备他的电影长片了。(待续)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我看吧 » 《战斗之日》:库布里克电影生涯的最佳契机
分享到: 更多 (0)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