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电影推荐
我看吧wokan8.com

尼基塔·米哈尔科夫采访:莫斯科之影

我看吧阅读(152)

■今年您还担任了莫斯科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会主
席,您觉得莫斯科电影节对世界电影和俄罗斯电
影工业有何特别的意义?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是五
大电影节之一。它有独特的地位,不应照搬戛
纳、威尼斯或者柏林,就像德国烹饪不应该拷贝
法国或日本。电影节是关于艺术的一但也需要
解决商业问题。无论你的态度如何,它有100万
潜在观众,这是个庞大的商业市场。作为主席,
我想让电影工业发展下去。当八年前我制作西伯
利亚理发师时,我们只有32家电影院,而如今已
超过1500多家。所以,电影节对制片商和出品商
都是一个很棒的机会。他们把电影节作为一个跳
板,把他们的电影带到俄罗斯。
■电影节的选片有什么标准?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我们寻找着任何有深刻
含义的电影。这是这个国家悠久的文学传统。它
追求内心的和谐以及与世界和谐的关系。对我们
来说,精神力量,比外在的高额的票房更具有影
响力。我虽然非常尊重那些在视觉和概念上都令
印象深刻电影,像角斗士,但电影的预算对我
由库
们来说都不是太重要的事情。这次的电影节由
斯图里卡导演的一部低成本影片开幕。但它是艺
术,你不能用金钱衡量艺术。
■在您在看来,莫斯科电影节与柏林,戛纳,威
尼斯有何不同的?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每个电影节都有自己的
面貌。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莫斯科盛大地
热情地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同时,我们能
够把更多的导演带到这里,并组织更多的方案计
划。这个节日是一个舞台,在这里西方观众更加
了解东方和东欧的电影。这样,它架起了西方与
东方之间,西欧和东欧电影的桥梁。

尼基塔 探讨人性(尼基塔·米哈尔科夫采访)3

我看吧阅读(149)

过渡时期俄罗斯混乱的担忧,但而这些担忧不会
在电视和报纸上出现,却是俄罗斯人们热衷在饭
桌上讨论的话题。
■那您会很在乎观众的反应吗,这次在威尼斯放
映后的反响您满意吗?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我一直认为这对于俄罗
斯观众来说会是部非常重要的电影,我想大部分
俄罗斯观众都会喜欢它的。但这次在威尼斯,我
发现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都很喜欢,坦白地讲,
这有点出乎意料。

尼基塔·米哈尔科夫采访:演员也是最爱

我看吧阅读(152)

■我们知道您本人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演员,几
乎参演了你执导的所有电影,这次也不例外,也
参演了其中的一个陪审团成员,是吗?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没错,我最早是学表演
的,始终对演戏有着巨大的热情,有机会的话我
不会放弃尝试的
■据说这次为了拍摄/12},您和演员都签订了合
同,不准他们去拍其它电影。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是的。因为这次是群
戏,陪审团成员必须全部出场才能拍摄。
■这部电影中,需要演员们都很投入。那您是如
何调动他们的情绪的呢?对他们的角色和具体场
景中情绪的控制,您是怎样跟他们交流的?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我喜欢举例子,然后立
即走开,让演员自己去揣度,这个方法非常管
用。我不喜欢像有些人那样,如果演员不在状态
就说个没完,花上两个小时去调动情绪。上次拍
摄/西伯利亚理发师这样特殊的影片,我们才会在
正式开拍前排练上几次,这回拍2也是。
■你已经从影四十年了,也拍了不少电影,对这
份职业有什么感想呢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每个角色或者每部电影
都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一一直都在你喜欢做的事
是一种幸福。如果你喜欢你的工作,有了解你的
朋友、同事和你一齐分享你的创造与努力,你还
有什么所求的呢?

尼基塔 探讨人性(尼基塔·米哈尔科夫采访)

我看吧阅读(97)

时间:9月9日下午4点

■您是什么时候看到希德尼·鲁迈特导演的12怒
汉的,当时是什么情况?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那是我们最早看到的美国
电影之一,你知道,在前苏联时期,我们几乎看不
到美国电影。当时之所以能看到这部片,是要借此
揭露美国司法制度的黑暗和混乱,放映后在知识分
子中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人
说,这么轻易就决定一个人的生
命—一能把这拍出来的国家一定
很了不起。
■是什么原因让您翻拍它呢?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我要
重申一下,这根本就不是翻
拍,无非是有个类似的故事,
都聚焦于一个谋杀审判,一群
人在那儿决定是否剥夺一个孩
子的生命。鲁迈特确实拍摄了
部伟大的电影,但那仅仅是
我构思故事的一个出发点,我完全是用不同的视
角去呈现,呈现的又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那么,在开拍前您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为了把这个案件搬上银
幕,我设计了所有场景,以及分镜头剧本,每一个
都注明了基本资料,包括气氛、服装、灯光等等。
我想把可能会发生的失误减到最少,所以这个工作
做的格外细致,最后出来的手稿比剧本的两倍还要
厚。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些记录为日后拍摄中的所
有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事实上它是非常有用的
每个工作人员都能从中得到帮助和指示。
■其实这是一个挺冒险的电影,您是否对它最终
能够成功产生过怀疑?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在一个登山者攀登之前,
他可能会想要登上珠穆朗玛峰是不可能的,但他
旦行动起来,脑海中想的只有下一步要怎么走,
然后是再下一步。因此他缓慢的,一步接着一步,
攀登过程中会出现种种新问题,但他只会留下新的
脚印,甚至他会忘了山到底有多高。最终,他登上
了山顶。这对我来说也是适用的,在寻找投资、拍
摄、剪辑的过程中,我一步接一步,一天接一天解
决问题,直到电影最终完成。
无关政治
■片中受到审判的男孩是车臣人,怀疑他杀害了
自己的继父,那是一个俄罗斯军官,这反映的是
不是俄罗斯的车臣问题?
□尼基塔·米哈尔科夫:不,我不得不说,这种
解读是完全错误的。我并不是在说车臣,那些人
要决定的是一个男孩的生命,如果他无罪,却被
错误地判处死刑,那他就失去了本应属于他的美
好生命,他会长大,经历各种美好的事物。这并
不是一部政治电影,根本就不是在评价俄罗斯对
车臣恐怖主义的政策,虽然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俄
罗斯和车臣的战争
■但一些影评人说,影片里有个角色是极端民族主义
者,他想处死男孩,就因为男孩是车臣人
口尼基塔·米哈尔科夫:对,是塞格·加马什扮演
的角色,他代表了我们社会中的一类人,马克维特
斯基扮演原版电影中亨利·方达的角色,他代表了
另一类人,这12个角色代表了社会中的各种人。
我想探讨的是俄罗斯社会,指出我们社会现在存在
的各种问题—种族主义、贪污腐败、商业时代无
止境的欲望、经济上的忧虑和愤怒,等等。

《神探》采访刘青云:(5)

我看吧阅读(126)

围,那是不容易处理的事情,我就怕,怕这种很尴尬的感觉。我以前,通常
演比较严肃题材的,现在就……但什么是突破?突破就是去演一些你怕的东
西,可能是这个原因,才接演的。我在拍那场戏之前,在洗手间坐了半个小
时,就想那一场戏怎么演,想想想想………后来我就想,这样子吧,已经要拍
了,不要想太多,就开开心心把它演好,是最重要的。如果我觉得尴尴尬尬
的,出来可能更不好。后来我就决定,不管了,这个戏我要开开心心,轻松
的去拍,我就试试这样子。但首映那天,我又有点怕去看,当我坐在里面,
听到观众在电影院里笑,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很开心。通常观众看我的电
影是不会笑的嘛,还有喜剧是很简单的东西,电影院里面笑的多,就是成功
了。如果你拍了个喜剧,看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你就可以回家睡觉了。我听
见他们笑的很开心,就觉得原来可以让观众去电影院里面开开心心的,看几
十分钟电影,不说什么有心得收获之类,让他们很开心的90分钟,是很不错
的。那感觉非常好
■你喜不喜欢自己?
□刘青云:这是个很有新意的问题,非常难回答。我喜不喜欢我自己(自己低
语)?我觉得我想象的自己,跟别人看的我自己很不一样的。我……不算是很
喜欢自己,但是也不太讨厌。其实我不太喜欢谈这种看似简单,但实在难回
答的问题。好像以前我最怕听到“你开不开心?”,每次听到我就停下来。
人家就觉得很奇怪,这个问题有什么难度?
■比如很多男演氵员都喜欢自己,喜欢到带点自恋。
口刘青云:这回可以肯定了,我没有这个问题,还可能是相反。有人问过我
个很简单的问题,最怕问题简单(笑)。他问“你为什么喜欢演戏?”怎么
回答?我首先想的是,我也想过为什么喜欢演戏?为什么会想这个呢?因为
一件事—我以前有个朋友,做演员的,后来觉得很不开心,就去看心理医
生。然后就发现自己原来是不喜欢演戏,原来他拿演戏来代替心里面某一和3%
感情。明白这个问题后,他就不做了,没有再当演员。因为他发现原来自己
不喜欢演戏。所以你问我
■那你喜欢演戏吗?
口刘青云:我是喜欢的。但为什么喜欢演戏,我也说不出来。以前总有人说
你喜欢表演的那种感觉吧”、“你小的时候一定是在学校演过戏的
从来没有。
■想演到七十岁吗?
是做厨师,煮饭,烹饪啊。三十岁以前我会想当计程车司机。 Taxi Driver(出
过瘾,你控制车去很多不同的地方,也不是你自己说,是他(乘客)说。那个感
觉是挺特别的。不用自己想啊,但却很开心的,就转来转去(笑)
■那当厨师的理由呢
口刘青云:主要是我很喜欢吃东西。我什么东西都喜欢吃的,真的,我觉得吃东
西是人生最快乐的事情。不需要吃很多鱼翅啊,鲍鱼啊,很简单的东西就行
■你主要喜欢吃什么?
□刘青云:吃面,怎么做的我都喜欢吃,意大利面我也很喜欢吃。意大利面
要煮的好吃,一定要不要太软,要有一点硬度。中国菜我喜欢吃涮羊肉、烤
鸭啊………很多东西,很多东西我都很喜欢吃,很奇怪的。所以他们要我减肥
拍电影,是很痛苦的事情。以前我是很喜欢吃得很饱的,饱到撑得不能站起
来(笑),这种感觉很不错的。现在不会了
■工作需要你保持体形
□刘青云:是,没办法。

《神探》采访刘青云:思·生活(2)

我看吧阅读(106)

口刘青云:对,是尔冬升的哥哥姜大卫导的,和马斯晨一起演,她演打手语
的,我演刚从监狱放出来的,曾经坐牢的一个人…,…那次拍摄感觉,就好像
是进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拍那个戏的时候,是真的很年轻,才二十多岁
唉,很年轻就开始演有问题的角色了(笑)。
■确实如此,从问题少年一路走到今天的问题神探(笑),那你平时,对有问题
的人,也会特别观察吗?
口刘青云:也不会。已经不知道是不是本能了,因为当演员时间太长,真
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以前是不是这样子的了。演员与其他人最大的分别就
是想,常常去想。想你会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为什么你会这样说啊?你为
什么会这样坐着看我?你现在坐着看着我,是在想什么?为什么你用摄影机
这个样子拍我?常常会有一个想像在,考虑如何在摄影机上出现。
■你生活当中也会经常这样想
口刘青云:对啊,习惯了,但是很快想一想就过了。演员常常会说看眼神
看你想什么东西
■你的眼神就很特别,感觉有点孤独
口刘青云:是吗?我也不知道我的眼神是什么样的(笑)。我好像是有一点点
孤独,我不介意自己一个人。我很喜欢坐在家里边,我太太说我一个人可以
坐很久。就是坐着,也不看电视,什么都不看。能一坐就坐几个小时,稍微
想点东西,但主要是坐着。我很喜欢什么都不做的,就是一直坐着。也不是
特别合群,通常人多的时候,我就在某一个角落里。我现在还是这样,怕太
多人。人太多的时候,我会走开一点点,走远一点。也不是烦,就是有一种
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这正是吸引韦家辉、杜琪峰、林岭东让你出演那些问题角色的特质。
口刘青云:我也不理解,我很多时候都不明白,导演怎么去选择一个演员去
拍戏?他是觉得你很适合演这个角色,还是他觉得你能演这个角色?我都不
清楚,也没有问过他们。人其实永远都没办法改变自己性格,演戏也只是说
你在里面加一点什么东西,都是刘青云加一点什么什么,然后怎样。只有这
个办法。我觉得自己大问题是没有,小的像是有一点点。我喜欢很简单的东
西,很简单的生活。平常我的朋友都说我有点问题,因为我就是喜欢整日待
在家里边,跟我老婆去放狗啊。
■你很爱你的家人。

我看吧 专注电影推荐

散文精选生活随笔